黄炎培诗集版本小考

发布日期:2020-09-15 04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黄炎培生前出版过诗集《并门草》《辽东草》《苞桑吟》《苞桑集》《天长集》《白桑》《红桑》等多种。早期出版的《并门草》《辽东草》《苞桑吟》及久康版《苞桑集》可以增补通行本《黄炎培诗集》若干首,并与定本异文甚多,保留了黄炎培创作的原貌,具有重要的校勘价值,也是探讨黄炎培诗歌创作演变的重要材料。

  黄炎培(1878—1965年),字韧之,号楚南,笔名抱一,江苏川沙县(今属上海浦东)人。1901年入南洋公学,次年中举,1905年参加同盟会。新中国成立后,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﹑政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、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、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。黄炎培先生不仅是著名的民主战士、政治家与教育家,也是一位多产的诗人,生前出版过诗集《并门草》《辽东草》《苞桑吟》《苞桑集》《天长集》《白桑》《红桑》等8种,而散见于其他著作、日记中的诗歌更多,据其子黄方毅统计,黄炎培一生所作诗歌有3000余首。目前学界对黄炎培诗集的部分版本作过一定的介绍,但均因统计、搜集不全而有遗漏。今就其诗集版本略作考释,为进一步整理研究奠定基础。

  黄炎培最早出版的两部诗集是《并门草》《辽东草》。其自述云:“我天性爱好旅行,其中十之二三被迫逃亡,其余七八,自动地考察游览,任何动机,耳所听到,目所见到,心所感想到,大都写入诗里。民十四,《并门草》;十六,《辽东草》,都是小册,分赠友好。”是书现存1927年铅印合订本,均署作笔名“抱一”,无序跋,无版权页。

  并门即并州,太原古称。1925年8月17日,黄炎培赴太原参加中华教育改进社第四届年会,28日由太原转北京赴绥远,9月7日再至太原,为阎锡山筹划山西职业教育计划和试行方案。是集收录黄炎培在山西所见所闻,计《题李玉堂李絅卿陈乙和袁观澜内子糺思同摄影》《太原道中》《偕纠思自包头绥远还京师将重赴太原纠思送我登车而自还南》《忻州赠陈芷庄陈乙和》《介庙》《绵山行》《怀并门诸友》等7首诗和《题忻州城楼图书馆联》一副。除最后一首《怀并门诸友》作于次年3月外,其余均作于是年8、9月间。

  1927年5月19日,黄炎培被政府通缉,乘坐“西京丸”号商船逃离上海,22日至大连。6月访问天津、北京,随即返回大连。至10月21日再游朝鲜。《辽东草》即选1927年5月27日至1928年1月24日在辽东所作诗歌,收《星浦感旧》《五十自励五首》等共计18题36首。

  1938年1月10日,黄炎培与张家瑶、杨卫玉、黄朴奇同游梧州,泛舟西江,月下触景生情,吟《西江月》一阕:

  三月淞波化碧,十年京阙生烟。国魂叫起向南天,万众戎衣相见。早识功名尘土,何劳跋涉山川。担当家国匹夫肩,系住苞桑一线。

  黄炎培对此词甚为满意,故将抗战后第一部诗集命名为《苞桑吟》。“苞桑”一词出于《周易》之《否》卦爻辞“其亡其亡,系于苞桑”,意为将要灭亡之时,可以像系结于丛生的桑树一样安然无恙,取此名,是对危难时刻国家民族的良好祝愿。笔者所见上海图书馆藏本《苞桑吟》,署名“抱一”,无版权页,有校改痕迹,封面手书“补至廿七年三月”,收录1937年12月19日至1938年3月18日所作编年诗歌19题47首。是书当是在广西出版,黄炎培自云:“民廿七,在广西曾印一小册,名《苞桑吟》。”又1938年2月2日日记中记载:“生活书店孙明心经手,将余所辑《苞桑吟》付石印,顷送校。”此书后来或有所续补,1940年6月1日黄炎培在日记中记到:“得国讯社交到读者林厚德,成都外东莹华寺成城高中学生,索作品,即赠以《五十年前的今夕》及《苞桑吟》续。”此续书有待进一步查访。

  《苞桑集》,泸州久康印刷社1940年12月出版。署名“抱一”,卷首有同年黄炎培《自序》:“自京沪撤防,西南逢转,三秋有获,量诗独丰。既两度印小册分贻友好,似当情话,岁月所积,又复成蠹。友好不绝见索,既印者早苦不给,则先后尽以付印,即总名之曰《苞桑集》。”是书分为八部分,选录1937年至1940年所作古体诗、近体诗近200首,《苞桑吟》中诗全部收录在内,卷末有《正误表》两页。黄炎培自述云:“到民廿九,在泸州,承秦光银先生过爱,拉杂付印,即名《苞桑集》。”是书1942年在重庆国讯书店重印,署名改作黄炎培,卷末多审查证号一页,题“重庆市图书杂志审查处审查证二一三六号”。两书内容一致,虽然书名已改作“苞桑集”,但书眉均作“苞桑吟”。

  《天长集》,国讯书店1943年2月出版。署名黄炎培,卷首有1942年8月27日姚维钧序,收录1940年12月至1942年8月所作古体诗、近体诗89题120首,后附《先室王纠思夫人行略》一文。1940年12月15日,黄炎培夫人王纠思因病在上海去世,享年59岁。黄炎培哀痛万分,多有诗作记之。书名取自其《天长》七首。姚维钧序云:“《天长集》是黄师在抗战以后的第二部诗集。” 《黄炎培日记》1942年8月28日:“增编《天长集》完稿,维钧撰序文亦脱稿。”12月25日:“校《天长集》完。”

  《苞桑集》三卷,开明书店1946年11月出版。署名黄炎培,卷首有黄炎培自序、江恒源序,后附姚维钧《天长集序》。按时间顺序编年,卷一收录1908至1931年所作诗,卷二收录1931年至1937年之作,卷三收录1937年至1945年诗作,共计380题767首古体诗,久康版《苞桑集》与《天长集》大部分囊括在内。卷首自序与久康版《苞桑集》已完全不同,序中不仅回顾了自己的学诗经历,也叙述了《苞桑集》的编刻来历:“老友叶圣陶先生以为我的诗尚有可存的价值,在成都取《苞桑集》为我重加排比,准备付印。当民卅秋,在马尼剌,老友颜文初先生曾慨然以重印《苞桑集》自任,不料斐岛陷敌,颜先生殉国,而我的诗倒积得更多了,顽敌也终于投降了,叶先生和傅彬然先生更督促我扩大收集起来,一并付印,就把历年作品,包括许多小册,直到抗战结束为止,加以严格选剔,合成这本,总名《苞桑集》。”可知是书为叶圣陶与傅彬然对黄炎培七十岁之前作品的精选本。1949年开明书店再版,内容一致。

  《白桑》,国讯书店1941年10月出版,《国讯丛书》第二种。卷首有黄炎培自序,介绍了自己创作白话诗的文学理念与书名来历:“自从对日抗战以来,东西南北奔走着,积了不少见到的、听到的、和接触着的,写成几十首、几百首诗。中间却有一部分与话合的,一部分虽不相合,却打破规律而还与话相近的。本在要求人家了解,所幸把这些抽出来,印成一单行本,请教。……这本小册子,不能不给它一个名字,就称作‘白桑’,没有什么意义的,等于人们姓张,姓李,姓王、赵,不一定都有意义的。”收录1938年至1940年所作白线年,桂林科学书店重新出版《白桑》,卷首增加了1942年9月9日黄炎培所作附记:“《白桑》,三十年九月在香港付印,不久,香港陷落,这本小册子,变做劫灰了。现在,补充了几首,和内子维钧商量的结果,分做两类:第一类,和白话合的。第二类,虽和白话不相合,但打破规律而和白话相近的。而把《重做人三章》,当个开篇,还加了些注解,重印起来,请教。”是书在前者基础上增加了《县官叹》《留赠会理福幼幼稚园》《玉米馍馍》《鼕鼕鼕歌三首》《曹显亭》《还得努力》《五十年前的今天》《思乡》《梅》《梨院之夕》《黄自不死》11首;并将白话诗分为两类,其中《县官叹》《留赠会理福幼幼稚园》《玉米馍馍》《宜宾雨夜》《鼕鼕鼕歌三首》《江船中》《曹显亭》《还得努力》《五十年前的今天》《通远门》《自觉了》《思乡》为第一类,其余为第二类。

  据黄炎培所云,早在国讯书店本前,《白桑》曾在香港印刷过。其在《红桑》前言中也说:“1941年秦翰才老友在香港为我印小册子,我就半意识地题名《白桑》。”今或已不存。

  《红桑》,香港新中国画报社1950年8月出版。卷首有同年3月19日黄炎培所作《前言》。收录《重做人》《欢迎主席周恩来总理莫斯科中苏订约归来》等新诗15首,时间跨度从1938年11月23日至1950年3月11日。《前言》中说:“吴兰同志在香港看到我几首解放体诗,愿代我付印,写信来问我,我就加选几首一并寄给她,而把六十岁时所作的‘重做人’三首排在前面。”

  《红桑》,上海展望周刊社1954年再版。卷前增加了姚维钧序、黄炎培《前言》也略有修改,收录新体诗29首。较以香港版,删除了怀念夫人王纠思的《怎么你在这里》和《一九四九年除夕》两篇,增加了16首新诗歌,并且部分改动较多,如《献给亚澳工会会议代表们》改作《见到了世界的主人》,《仁者寿》改作《斯大林元帅七十岁》,《欢迎主席周恩来总理莫斯科中苏订约归来》改作《中苏订约归来》。新诗后有黄炎培《写在红桑的后面》一文,并附录“《苞桑集》以后诗选”,收录古体诗87首。姚维钧序云:“《红桑》前面一部分,是蒋介石反动统治的黑暗时期的产物。作品里所有的感慨,所有的描写和呼吁,充分地表现了作者忧国忧民的热情。《红桑》后面一部分是新中国时代的产物。”黄炎培《前言》云:“《红桑》香港印本并不多,我所有的,快散完了。最近尚丁同志从上海来北京,谈到我的诗,促使我把近年来所写解放体诗挑选一下,共29首,并入《红桑》。”

  按,《红桑》尚有精装本。1960年12月黄炎培曾在钓鱼台国宾馆向越南胡志明主席赠送精装《红桑》。《黄炎培日记》1962年9月17日记载“赠幼良精装《红桑》,题字”。笔者尚未能目验,有待进一步查访。

  黄炎培先生去世以后,又有两部《黄炎培诗集》陆续出版。一是中国民主建国会、中华职业教育社所编,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出版。赵朴初题签,卷首有题记,介绍了黄炎培的生平与诗歌创作情况,收录了《苞桑集》《白桑》《红桑》三书,总计471题958首。《苞桑集》采用底本为开明书店版,《白桑》底本是科学书店版,《红桑》底本为展望周刊社版。一是黄炎培之子黄方毅所编,人民出版社2014年出版,在1987年版的基础上从黄炎培日记中摘录了几百首诗词楹联,保留了1987年版的题记,黄方毅另撰有《前言》。

  由于开明版《苞桑集》与建国后两部《黄炎培诗集》的流行,成为研究黄炎培的基本史料,学界对黄氏早期诗集《并门草》《辽东草》《苞桑吟》及久康版《苞桑集》多有忽视。核以通行本可以看出:首先,早期出版的诗集异文甚多,保留了黄炎培创作的原貌,具有重要的校勘价值,也是探讨黄炎培诗歌创作演变的重要材料(这在《黄炎培日记》中也有体现,惜日记整理者直接做了删除)。其次,由于开明版《苞桑集》是经叶圣陶等人删选过的,早期诗集中仍保留了一些通行本乃至《日记》中也未收的诗作,具有重要辑佚价值,对研究黄炎培早年交游、诗歌创作有重要价值。而且《黄炎培诗集》在编选时又有筛选,已不能体现《红桑》《白桑》原貌,如1987年版《黄炎培诗集》在《红桑》中删除了《重做人》三首,2014年版的《黄炎培诗集》中《白桑》仅收14题50首、《红桑》仅收5首,且不作任何说明,极易误导读者。当前需要整理出一部更加完整详备的《黄炎培诗编年校笺》,将黄炎培研究推向一个新台阶。END

  《上海地方志》杂志是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的公开出版学术性季刊,旨在加强地方志理论研究、促进地方志学科建设、搭建地方志研究交流平台,推动地方志事业发展。为扩大社会影响力,从2020年7月30日起,“方志上海”微信公众号每周推出一篇《上海地方志》已刊发文章,主题涉及志书、年鉴、地方史、方志文献等方面,其中不乏著名专家和学者倾力之作,供大家借鉴交流。欢迎大家留言提出办刊建议,期待大家向《上海地方志》投稿,投稿邮箱

上一篇:伦纳德错失2连冠?“猛龙战友”3点豪横 又高又硬胜快船贵族病
下一篇:中国工商银行重庆市分行提醒您
网站首页 | 欲钱诗一肖 | 欲钱诗 猜一生肖资料 | 欲钱诗猜一生肖 | 藏经阁欲钱诗猜一肖

Power by DedeCms